当前位置:首页>>企业文化

庙口人生

文章作者:   文章来源:中国五矿集团有限公司
2020-05-21
字体:【】 【打印颜色:

口罩蒙面的时日长了难免会呼吸不畅,肺热痰多,又不敢痛快地嗽嗽嗓子,即便是在家里。

时下,当众咳嗽比较敏感,易招人侧目白眼,自己也觉得心烦。

超市回来,顺便带了几个秋梨,加上点橘子皮放入冰糖后上锅蒸。谁知味道极佳,一家老小竟然赞不绝口。

活在当今的人们,幸福来得实在是便宜,简直是唾手可得。逛趟超市,去年的雪花梨储藏半年,才3.5元一斤。曹雪芹那个年代,光这几个梨,按刘姥姥的话,少说也得半两银子。冰糖就更不用说,在古代,那可是稀罕物。

包罗万象的红楼梦,从头到尾,有两处提到了糖,都是浓墨重彩,很铺张地描写了一番,颇费笔墨的那种。

头一回,是被封为凤藻宫尚书的贤德妃贾元春,从宫里托人捎给弟弟宝玉的礼物,叫糖蒸酥酪。那可是皇帝老儿的赏赐,贵妃娘娘自己没舍得吃,让太监专门送回娘家,嘱咐给她朝思暮想的弟弟尝尝鲜儿。看来嫁出去的女儿心里时刻惦记着娘家人自古有之,连宫里也不例外。

一碗皇帝恩泽妃子的糖蒸酥酪,最后阴错阳差地让宝玉奶妈李嬷嬷的儿子得了实惠。故事离奇曲折,情节幽默。曹公用一个糖蒸酥酪的故事作为引子,写尽了人间的荒诞。

一碗糖蒸酥酪可以作为赏给贵妃的礼物,其金贵程度可见一斑。皇亲国戚、锦衣玉食的人家尚且如此,平头百姓恐怕一辈子也吃不到几回用糖做的东西。

三百年前,自然生成的糖少之又少。当时的欧洲,糖是正儿八经的奢侈品,用来救命,药铺里才有的东西。英语里,往往用“缺了糖的药店”来形容商品不齐和每况愈下、快要关门的铺子。欧洲贵族历来有喝下午茶的习惯,一大群人凑在一起吹牛,谁要是用纯银的勺子往小茶杯里添上一勺糖,那派头,豪横豪横的,老有范儿了,简直是明目张胆地炫富。要知道,那时的糖可是花了大半年的时间,从万里之外的地球另一端用帆船运来的。

为了满足更多贵族众目睽睽之下,堂而皇之炫富的那份虚荣,欧洲的人贩子们真是动足了心思,他们把又矮又瘦的印第安人生生赶尽杀绝,抢了他们的土地,还把非洲的壮汉们猪羊一般贩到美洲充作奴隶,大面积地种起了甘蔗,这一种就是好几百年。

说起来,糖作为食品走上普罗大众的餐桌,成为我们每天的必需,从出身上说,其实每个毛孔都渍着血、埋汰和老多不太光彩的故事。从一开始的炫富标的,到掠夺目标,再到贪多致病的诱因,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,易使人昏昏然却又欲罢不能的糖其实是有毒的,这其中,也包括甜言蜜语。

第二回提到糖,是在庚辰本第八十回,也就是没有经过高鹗、程伟元续写的原汁原味的红楼梦最后一章。作为全篇的结尾,曹公写了这样一段故事:大病初愈的宝玉被家里一大群妇人们的争风吃醋吵得心神不定,得不到片刻安宁。烦躁不安的他在小厮们的簇拥下,跑到了庙口,向号称包治百病的道士“王一贴”寻求治病良方。“一贴下去包治百病”的王道士无不得意地向宝玉炫耀起他用一百二十味“君臣相济、温良兼用”的良药精心熬制的膏药,问宝玉可是患上了因费神劳力、身体不支落下的毛病。要知道,强骨健筋、补肾壮阳可是王一贴的强项。

“我只需要一个能疗好人们相互猜忌、争风吃醋的方子。”“这个,这个病还真是比较难治。”王道士沉吟片刻,随口说出了一个名叫“疗妒汤”的方子,让宝玉试试:“秋梨一个,陈皮二钱,冰糖一钱,清水一碗,上锅蒸熟,早起服下。”看着宝玉将信将疑的样子,王一贴又补充道:“疗效可能慢些,一剂不好就吃十剂,十剂不行就服上百剂,这药是祛痰平喘、专治咳嗽的,且好吃顺口,横竖百利无害。今年无效明年接着吃,明年不行后年再吃,反正人固有一死,死了就一了百了,还嫉妒什么?”引得宝玉和众小厮们哈哈大笑。

看着宝玉一伙大笑,王道士认真地说:“我可没有开玩笑,其实,人活一世,不过就是混个吃喝。实不相瞒,连我这号称包治百病的膏药也是假的呢!你们想想,要是真有药到病除、得道成仙的良方,我何苦要忍冻挨饿,混在庙口,何不自己吃了去快活成仙呢?”

每每读到这段,都会若有所思:那个在崇文门磁器口一带混迹庙口,算命卖药,以代人写信、扎制风筝勉强糊口的道士王一贴,是否就是落魄后的雪芹先生?曹公用满纸荒唐言和一把辛酸泪,让每一个读到此书的人明白世事难料、天道难违,每件事、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运行轨迹和归宿。我们真正能够做到的,其实就是积善惜福,珍惜和享受眼前这份机缘所赐的幸福和快乐。

相关新闻

版权所有:中国五矿集团有限公司 2007年-2020年  京ICP备05017583号  京公网安备110401300101号  隐私与安全  法律声明  
运维单位:中国五矿集团有限公司信息中心   我来纠错    投资者   求职者   传媒者   同业者   浏览者